分类:学术民工问卷调查

来自Big Physics


研究问题和背景

研究生期间导师的指导对于一个科学家的成长,尤其是研究品味和眼界的形成,是非常重要的。那么,研究生是否得到了导师在研究品味和眼界方面的言传或者身教呢?我们想通过调查问卷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研究目的

研究生的培养属于专业型人才培养,导师与学生的成长和成功密切相关。此问卷研究的目的在于试图厘清导师的培养方式对学生成长的作用。

我们初步假定研究生培养中的学生角色大致可以分为以下三类:

  1. 放养型学生:没有具体研究问题研究方向,没有得到导师具体科研指导。
  2. 学术民工:导师规定问题,规定步骤,需要学生做实现;学生不问为什么做这个,不问为什么这样做,不思考自己从课题的训练中可以得到什么学术训练,不思考问题对所在学科的意义,不思考解决该问题对社会实践的指导意义。
  3. 科学家:学生可以主动提出和解决问题,独立思考。

问卷初步设计

  1. 基本信息收集:性别、年级、学校、是否已经博士硕士开题并开展了研究、这个研究问题已经开展几年了
  2. 我是否很大程度上参与了我的研究问题的确定?完全由导师决定 主要由导师决定我也积极参与 由我和导师一起决定 主要由我决定导师积极参与 完全由我决定
  3. 我是否清楚我的研究问题在整个学科中或者对现实生活的意义 非常清楚 清楚 不太清楚 不清楚
  4. 我是否思考过我的研究问题在整个学科中或者多对现实生活的意义 经常和主动思考 偶尔主动思考 偶尔被逼思考
  5. 我的导师是否引领我思考我的研究问题在整个学科中或者对现实生活的意义 经常 偶尔 基本没有 完全没有
  6. 你是否有过下面的经历:我发现研究问题在整个学科中以及对现实生活意义都不大,
    1. 但是我没有管这个问题是否有意义,让继续这个研究
    2. 我的导师也同意意义不大,但是逼我继续这个研究
    3. 我的导师认为有重要意义并且帮我看到了这个问题的重要意义,于是我继续研究
    4. 我的导师认为有重要意义但是没有帮我看到,导师让我继续研究
    5. 我换了一个意义更明确的更有意义的研究问题
  7. 我觉得我对我的研究生期间的研究工作 有创造性的贡献 有一定创造性的贡献 基本没有创造性的贡献 没有创造性的贡献
  8. 我觉得我的研究生期间的研究工作 就是执行导师方案的
  9. 我觉得我 具有很好或者比较好的提出和解决新问题的能力 具有一定的提出和解决新问题的能力 基本没有提出和解决新问题的能力 没有提出和解决新问题的能力
  10. 我觉得我的研究生期间的研究工作,我的提出和解决新问题的能力 大大提升了 提升了 没影响 降低了 大大降低了

控制因素

  1. 学科背景
    1. 分类1: 理科,工科,社会科学
    2. 分类2: 数学,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人文艺术
  2. 国家地域
    1. 中国,欧洲,加拿大
  3. 机构层次
    1. Top 5%, Top 25%, Top 50%, Bottom 50%

本分类目前不含有任何页面或媒体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