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教育系统科学研究中心第十次活动纪要”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Big Physics
 
第12行: 第12行:
  
 
=吴俊杰 汉字机械师学习和理解型学习对比=
 
=吴俊杰 汉字机械师学习和理解型学习对比=
 +
首先,我简要汇报了目前的工作进展。我们预计招募的60名长期被试,目前已经招募到了49名,其中34名已完成核磁扫描。另外,我们还已经开始施测其他认知测试,如概率匹配任务、理解型学习量表、智力测验,正在计划实施人格测试、执行控制功能测试、语言(学习)能力测试。
 +
 +
其次,在简要回顾我的研究问题和研究方法之后,我报告了初步的实验结果(31名有效被试的结果)。
 +
 +
反应时结果显示,显著的材料主效应(可理解汉字快于不可理解汉字),不显著的组别主效应,和不显著的交互作用;错误率结果显示,显著的材料主效应(可理解汉字再认得比不可理解汉字更准确)和组别主效应(理解型学习组再认得比机械式学习组更准确),材料和组别的交互作用不显著。
 +
 +
脑激活结果显示,理解型学组在可理解汉字的激活(简称①)强于机械式学组在不可理解汉字的激活(简称④)的脑区有5个:双侧额中回、楔前叶、左侧颞中回、右侧小脑,这些脑区活动支持了努力汲取意义和主动表征意义的认知过程。我们在这5个脑区中开展了进一步的统计分析,发现左侧额中回、楔前叶、左侧颞中回、右侧小脑在理解型学习组的不可理解汉字上的激活(简称②)显著强于机械式学习组的不可理解汉字上的激活(简称④),这反映了它们参与努力汲取意义的过程。左侧额中回、左侧颞中回、楔前叶表现为① > ②,表明这三个脑区参与了主动表征意义的过程。此外,左侧颞中回表现为机械式学习组的可理解汉字(简称③)比④更强,表明该脑区参与自发表征意义的过程,行为结果中的机械式学习组在可理解汉字的表现优于不可理解汉字,也表明被试确实会自发地表征意义。
 +
 +
然后,我再汇报了接下来的工作计划。即,再采集18名被试的数据、分析测试阶段脑成像数据、分析延迟测试的数据、神经调控实验、增设文字解释的实验等。
 +
 +
最后,我还呈现了传统的方法分析的结果,与上述分析方法得到结果的对比。理解型学习组比机械是学习组更多激活全脑脑区,而反过来更多激活视觉脑区。
 +
 +
大家的评论:
 +
# 吴金闪老师评论道“这个结果可以发文章了,不过从改变教育的角度上说,还需要更多其它领域的理解型学习,如数学”。
 +
# 陈路遥老师建议再把学习阶段的脑激活与测试的行为成绩做关联分析。
 +
# 冯丽萍老师指出,传统的分析方法所发现的组别效应远远强于材料的效应,这或许反映了策略比材料更重要。对此,吴金闪老师进一步提议,后续或许可以把材料区分成非常可理解的、一般般可理解的、非常不可理解的,进行更细致的分析。
 +
# 冯老师提醒,在文章写作时,方法部分的表述可能尽量不要提及2×2的因素设计。
  
 
=陈路遥 低层和高层类比的脑活动=
 
=陈路遥 低层和高层类比的脑活动=

2021年9月20日 (一) 21:09的最新版本


会议主题是中心核心理念的再次梳理,目的是为了以后的研究工作更加具有整体性。

时间:2021年9月20日19-21点。

地点:科技楼B604,腾讯会议189934334

主持人:吴金闪


吴俊杰 汉字机械师学习和理解型学习对比

首先,我简要汇报了目前的工作进展。我们预计招募的60名长期被试,目前已经招募到了49名,其中34名已完成核磁扫描。另外,我们还已经开始施测其他认知测试,如概率匹配任务、理解型学习量表、智力测验,正在计划实施人格测试、执行控制功能测试、语言(学习)能力测试。

其次,在简要回顾我的研究问题和研究方法之后,我报告了初步的实验结果(31名有效被试的结果)。

反应时结果显示,显著的材料主效应(可理解汉字快于不可理解汉字),不显著的组别主效应,和不显著的交互作用;错误率结果显示,显著的材料主效应(可理解汉字再认得比不可理解汉字更准确)和组别主效应(理解型学习组再认得比机械式学习组更准确),材料和组别的交互作用不显著。

脑激活结果显示,理解型学组在可理解汉字的激活(简称①)强于机械式学组在不可理解汉字的激活(简称④)的脑区有5个:双侧额中回、楔前叶、左侧颞中回、右侧小脑,这些脑区活动支持了努力汲取意义和主动表征意义的认知过程。我们在这5个脑区中开展了进一步的统计分析,发现左侧额中回、楔前叶、左侧颞中回、右侧小脑在理解型学习组的不可理解汉字上的激活(简称②)显著强于机械式学习组的不可理解汉字上的激活(简称④),这反映了它们参与努力汲取意义的过程。左侧额中回、左侧颞中回、楔前叶表现为① > ②,表明这三个脑区参与了主动表征意义的过程。此外,左侧颞中回表现为机械式学习组的可理解汉字(简称③)比④更强,表明该脑区参与自发表征意义的过程,行为结果中的机械式学习组在可理解汉字的表现优于不可理解汉字,也表明被试确实会自发地表征意义。

然后,我再汇报了接下来的工作计划。即,再采集18名被试的数据、分析测试阶段脑成像数据、分析延迟测试的数据、神经调控实验、增设文字解释的实验等。

最后,我还呈现了传统的方法分析的结果,与上述分析方法得到结果的对比。理解型学习组比机械是学习组更多激活全脑脑区,而反过来更多激活视觉脑区。

大家的评论:

  1. 吴金闪老师评论道“这个结果可以发文章了,不过从改变教育的角度上说,还需要更多其它领域的理解型学习,如数学”。
  2. 陈路遥老师建议再把学习阶段的脑激活与测试的行为成绩做关联分析。
  3. 冯丽萍老师指出,传统的分析方法所发现的组别效应远远强于材料的效应,这或许反映了策略比材料更重要。对此,吴金闪老师进一步提议,后续或许可以把材料区分成非常可理解的、一般般可理解的、非常不可理解的,进行更细致的分析。
  4. 冯老师提醒,在文章写作时,方法部分的表述可能尽量不要提及2×2的因素设计。

陈路遥 低层和高层类比的脑活动

周竹倩 教育大赛项目选择和团队组建

吴娟 阅读数据基本情况

下次可能的安排

  1. 郑丽芬 多脑同步和理解型学习的结合
  2. 冯丽萍 汉字学习顺序实验
  3. 杨丽姣、吴俊杰 汉语字词检测(其结果也可以用于汉字概率图模型的建构)
  4. 吴金闪 中心工作和理念、方法再次梳理

参考文献

本分类目前不含有任何页面或媒体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