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教育系统科学中心第四次活动纪要”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Big Physics
第26行: 第26行:
 
# 理解型学习/机械型学习在我目前的实验设计中是材料上的操纵,不是学习策略上的操纵;然而我们通常所“批判”的机械型学习是死记硬背式的学习策略,这会不会是个问题(冯丽萍老师)。
 
# 理解型学习/机械型学习在我目前的实验设计中是材料上的操纵,不是学习策略上的操纵;然而我们通常所“批判”的机械型学习是死记硬背式的学习策略,这会不会是个问题(冯丽萍老师)。
 
# 被试是中国被试,在实验时头脑中会有汉字部件的知识,设计的材料是否会跟已有知识冲突(陈路遥老师)。
 
# 被试是中国被试,在实验时头脑中会有汉字部件的知识,设计的材料是否会跟已有知识冲突(陈路遥老师)。
# 能否直接设计一组材料,部件和部件的组合跟字义强联系;另一组,部件和部件的组合跟字义没有联系(打乱)。
+
# 能否直接设计一组材料,部件和部件的组合跟字义强联系;另一组,部件和部件的组合跟字义没有联系,把正确的对应关系打乱(郑丽芬老师)。
  
 
=陈路遥,底层和高层类比的神经机制=
 
=陈路遥,底层和高层类比的神经机制=

2021年1月12日 (二) 17:24的版本


本次活动主要目的是讨论研究计划。

主持人:吴金闪

时间:2020年1月10日(周日)晚上7-9点。

地点:科技楼B604,ZOOM(588 856 8886)

周亚,中心制度文档

报告了中心制度文档,后续组织修订和讨论工作

吴金闪,教学层次标注项目申请书汇报

按照中心研究项目申请模版,撰写了“教学层次标注”项目的申请书,明确了研究线路和计划,也使得部分概念更清晰了。

吴金闪,携手同行,改变教育,让世界更美丽

汇报中心的定位,研究工作主要理念和主要开展的研究

在报告里面补充:给高层类比做个铺垫

吴俊杰,汉字理解型学习的神经机制

我报告了汉字理解性学习的脑机制和神经标记项目的进展。简单梳理了已有研究在汉字学习或者词汇学习方面的工作,前人研究认识到了基于部件的汉字教学/学习的重要性,实证性地探讨了汉字部件意识的发展,也有研究探讨了基于联系的词汇学习,然而却缺少对汉字部件的理解型学习,也不清楚该过程的神经基础。并且报告了本项目准备探讨汉字理解型学习的实验设计。详细内容见PPT。

其他老师们提出了很多特别好的意见和建议,我大致把意见和我的一些思考整理如下。

  1. 理解型学习/机械型学习在我目前的实验设计中是材料上的操纵,不是学习策略上的操纵;然而我们通常所“批判”的机械型学习是死记硬背式的学习策略,这会不会是个问题(冯丽萍老师)。
  2. 被试是中国被试,在实验时头脑中会有汉字部件的知识,设计的材料是否会跟已有知识冲突(陈路遥老师)。
  3. 能否直接设计一组材料,部件和部件的组合跟字义强联系;另一组,部件和部件的组合跟字义没有联系,把正确的对应关系打乱(郑丽芬老师)。

陈路遥,底层和高层类比的神经机制

本分类目前不含有任何页面或媒体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