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教育系统科学中心第三次活动纪要”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Big Physics
第29行: 第29行:
 
## 为了考察人们在使用知识表征进行问题解决时的大脑如果,研究三将教授多组被试不同层次的知识(生成器),让他们用于解决不同层次的条件推理任务,考察该过程中知识表征脑区和其他相关脑区如何协同合作。
 
## 为了考察人们在使用知识表征进行问题解决时的大脑如果,研究三将教授多组被试不同层次的知识(生成器),让他们用于解决不同层次的条件推理任务,考察该过程中知识表征脑区和其他相关脑区如何协同合作。
 
# 讨论了研究一(词汇学习)的实验设计
 
# 讨论了研究一(词汇学习)的实验设计
## 实验设计的介绍。招募一批被试,随机分配进实验组和控制组。第一步,在核磁扫描间外,给实验组讲授学习词汇的词根/部件,给控制组讲授无关内容。第二步,把每个被试推到核磁扫描间,给他们呈现人造的词汇和相应的含义(如,xxx-,某含义),要求他们学习词汇和含义的对应(编制的材料要尽量做到,让实验组能在第二步根据词根/部件有意义地学习词汇的含义,而控制组却不能)。第三步,仍然在核磁扫描间,给每个被试呈现测试词汇,要求他们在两个选项中选择出正确的含义(其中测试词汇中,有部分是被试在第二步中学习过的旧词,另一部分是被试根据词根和第二步中暗含的构词规律可以推导出正确意思的新词1,还有一部分是不能推导出正确意思的新词2)。可以从两方面来分析数据:分析第二步学习单词阶段,两组被试的脑活动差异;分析第三步测试单词阶段,两组被试在提取旧词、提取新词2(构词规律)、提取新词2时的差异。
+
## 实验设计的介绍。招募一批被试,随机分配进实验组和控制组。第一步,在核磁扫描间外,给实验组讲授学习词汇的词根/部件,给控制组讲授无关内容。第二步,把每个被试推到核磁扫描间,给他们呈现人造的词汇和相应的含义(如,xxx-,某含义),要求他们学习词汇和含义的对应(编制的材料要尽量做到,让实验组能在第二步根据词根/部件有意义地学习词汇的含义,而控制组却不能)。第三步,仍然在核磁扫描间,给每个被试呈现测试词汇,要求他们在两个选项中选择出正确的含义(其中测试词汇中,有部分是被试在第二步中学习过的旧词,另一部分是被试根据词根和第二步中暗含的构词规律可以推导出正确意思的新词)。数据分析可以从两方面进行:分析第二步学习单词阶段,两组被试的脑活动差异;分析第三步测试单词阶段,两组被试在提取旧词、提取新词时的差异。
 +
## 实验设计的讨论。
 +
李克强老师指出,该实验设计的实验组和控制组,是否反过来更合适。其中目前的实验组是机械性地记忆词根/部件,而控制组中可能有部分被试会从学习材料中总结出规律(另一部分可能不会),后者更像是理解型学习,前者更像是机械性学习。
  
  

2020年12月19日 (六) 12:14的版本


本次活动主要目的是讨论研究计划。

主持人:吴金闪

时间:2020年12月16日(周三)晚上7-9点。

地点:科技楼B604,ZOOM(588 856 8886)

吴金闪,中心建设进展

报告了知识型研究型企业建设项目的进展

吴金闪,从汉字网络和学习研究到理解型学习

  1. 从经典力学的发展历史看什么是科学:给现实世界构建数学模型,要求算出来的结果在误差范围内和实验测量结果相符
  2. 从汉字网络和汉字学习看什么是系统科学:从孤立到有联系,从直接到间接联系,从个体到整体,从整体看个体,从具体中来,成为一般概念和方法,到具体中去
    1. 从孤立地学习汉字,到局部地运用汉字之间的字形的联系(以及字形联系带来的含义和读音联系)来学习汉字
    2. 整体问题一:汉字学习顺序
    3. 整体问题二:汉字检测算法
    4. 检测算法和学习顺序的结合——个性化学习方案
  3. 从汉字网络和学习研究到更一般的知识的理解型学习
    1. 一般的知识,在构建出来概念网络之后,和汉字学习类似
    2. 最近新提出的概念——知识的层次(高层知识生成器)、理解型学习就是上下左右贯通

吴俊杰,理解型学习的认知神经机制研究

  1. 介绍了理解型学习的认知神经机制研究的框架。该项目或许可以从这三个方面来实施:有意义地建立知识表征、维持知识表征、使用知识表征解决(新异)问题。
    1. 为了比较理解型学习和机械学习过程,研究一考察,相比于通过机械记忆,人们通过建构意义的方式建立知识表征过程的大脑活动有何不同。
    2. 为了检验知识在头脑中是否以概念地图形式表征的,研究二采用概念距离矩阵、概念的神经表征相似性矩阵和测试成绩之间进行相关分析,考察哪些脑区表征了概念间的关系。
    3. 为了考察人们在使用知识表征进行问题解决时的大脑如果,研究三将教授多组被试不同层次的知识(生成器),让他们用于解决不同层次的条件推理任务,考察该过程中知识表征脑区和其他相关脑区如何协同合作。
  2. 讨论了研究一(词汇学习)的实验设计
    1. 实验设计的介绍。招募一批被试,随机分配进实验组和控制组。第一步,在核磁扫描间外,给实验组讲授学习词汇的词根/部件,给控制组讲授无关内容。第二步,把每个被试推到核磁扫描间,给他们呈现人造的词汇和相应的含义(如,xxx-,某含义),要求他们学习词汇和含义的对应(编制的材料要尽量做到,让实验组能在第二步根据词根/部件有意义地学习词汇的含义,而控制组却不能)。第三步,仍然在核磁扫描间,给每个被试呈现测试词汇,要求他们在两个选项中选择出正确的含义(其中测试词汇中,有部分是被试在第二步中学习过的旧词,另一部分是被试根据词根和第二步中暗含的构词规律可以推导出正确意思的新词)。数据分析可以从两方面进行:分析第二步学习单词阶段,两组被试的脑活动差异;分析第三步测试单词阶段,两组被试在提取旧词、提取新词时的差异。
    2. 实验设计的讨论。

李克强老师指出,该实验设计的实验组和控制组,是否反过来更合适。其中目前的实验组是机械性地记忆词根/部件,而控制组中可能有部分被试会从学习材料中总结出规律(另一部分可能不会),后者更像是理解型学习,前者更像是机械性学习。


研究框架-理解型学习的认知神经机制.PNG


考察知识在头脑中的表征是否 在我的理解中,学习是为了获得知识表征(包含,what[陈述性知识]、how to do[一部分可能是程序性知识]),而这个知识表征很可能是概念地图(至少对于陈述性知识来很可能是)。

本分类目前不含有任何页面或媒体文件。